朔州視聽網

善良是文學的鋤頭

來源:朔州視聽網編輯:2019-12-17 查看數0

1984年秋天,我在雁北師專讀書,暑假在村。有回,縣教育局會計劉生華騎車回老家路過我村,看到我后,便停下來拉呱。

他問我將來的打算,我搖搖頭,說:“不知道!”臨別時,他指指我家那兩間低矮的土屋說:“唉,窮家薄業的,看看那點住宅!”

如今,30年一晃而過。窮光景還在繼續,但村里的那兩間土屋早已倒塌,想再回去站在院里喊一聲“媽”,想再在土炕上睡一覺,已不可能。

在這條土炕上讀書,在這條土炕上回味、落淚。畢業回村后,有天早晨起來,我想起我母親和繼父的件件往事,眼里瞬間蓄滿淚水。

1988年,繼父與我母親先后下世。從那時起,懷念、咀嚼、感受他們的恩情,便成為我人生的寄托,揮之不去的夢游。

寢食難安中,我寫了一篇小說《生兒育女》,送到大同《北岳》編輯部,發表了。1990年,山西舉辦全省青年首屆散文大賽,看到這個消息,我把《生兒育女》這篇稿子拿出了,感覺在一篇文章里既寫母親,又寫繼父是不合適的。思來想去,決定以《繼父》為題,重新執筆。在寫作的過程中,淚水不斷滴在稿紙上,為了平息心中的激動,我不時站起來在地上走來走去。

從《繼父》開始,我開始了一種不同于祖祖輩輩的生活之路。2008年《典藏右玉》出版后,我給我們村潤板子帶回一本。他是我們村看書最多的人,有很多書我是在他那兒讀到的。當然,這些散落在窮鄉僻壤的書,檔次是很低的,但我就是在這樣的起點上開始奔跑的。

那天,潤板子接住我給他的書,說了句話:“到底是從小愛啥長大就做啥!”

《典藏右玉》后是《典藏朔州》,再后是紀實文學《走口外》。這些搞出來的或未搞出來的東西盡管寒素,起點很低。并且,如果說我有閃光點,跟我出身的土屋,與我一生苦難的繼父和母親緊緊相連。

因為感動、感恩,我從事了文學,是善良的光輝照耀著我,是善良的心地生長著我,是對善根善果的堅信鼓舞著我,使我能夠一直孤獨前行。

善良不是生長在我們身上的毒瘡,不是我們貧窮的原因,不是我們飽受摧殘侮辱的根源。人類遭受災禍的最大根源乃是人類本身,把這個世界變成人間地獄的,不是善良。

惡行是上天給予惡人的一種毀滅,不管他們有多少人,具有多么大的能量;而善心善意則是保證我們后輩兒孫一路前行的陽光。

文學是善良者的事業,是千秋萬代的陽光工程。作為一個貧苦農民的子弟,我深深地感謝她這么多年來給予我的照佛。是為序。

(作者:孫萊芙  《孫萊芙散文選》自序)

用戶評論

已有0人評論,0人參與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群英会最好的选号方法 广西快三实时开奖 深圳风采2011024 股票分析报告3000字 今晚福建36选7开奖号码 江西时时彩分析软件 股票推荐每日 吉林体彩11选5走势图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连线 江西11选五组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