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視聽網

臘八情懷

來源:朔州視聽網編輯:2020-01-02 查看數0

節日又近眼前,年歲漸長的我,不免懷舊。不論身在何方,舞步總會按照兒時的節奏向著故鄉的方向翩躚。聳入云天的人生之路,總是連著記憶的心湖。

兒時的冬夜就像老奶奶的纏腳布又黑又長;氣溫也如同孩子們擦滿鼻涕的袖口,冰涼中泛著寒光。

只記得,幽黑冗長的暗夜是被奶奶打早燃起的那盞煤油燈的亮光而逐漸蠶食了的。晨曦中,是媽媽滾燙的那碗粥,使得整個冬天頓覺溫暖了起來。

臘八粥,那一縷醇厚的甜香,是從奶奶迫不及待在爐灶內“哧、哧”擦燃的第一根火柴開始飄散起來的?!罢l家炊煙早升起,來年光景最火紅”,臘八起早,成了亙古不變的家風。奶奶及時的燥動,沉睡的小屋便頓時鮮活了起來。

屋外,“噼里啪啦”的聲響,打破了午夜山村的寧靜,那是媽媽在劈柴打碳;屋內,“叭嗒、叭嗒”的單曲循環,是父親粗糙有力的大手,用風匣演奏起的一曲古老的晨曲。熊熊燃燒的爐火將整個小屋映照得通紅通紅,灶臺上騰起的滾滾熱浪,瞬間便在小屋內彌漫,并不斷地充溢著。

昨夜,母親早就備好浸泡了一天的紅豆、高粱在鍋里熬來熬去,少得可憐的幾顆紅棗也在鍋里不停地上下翻滾。風匣聲止,坐在炕頭的奶奶開始了她手藝的傳承,媽媽便在奶奶的指導下,一碗小米,得加幾把黃米,按比例不停地勾兌著,她態度虔誠而又認真,生怕失去奶奶應有的粘度與韌性。蓋鍋燜煮的間隙,父親粗裂的手便小心翼翼地開始撥弄那用報紙包了又包的幾粒糖精,記憶中唯一的食品添加劑。一粒,一粒,數了又數,然后放進盛水的小碗里溶化。并不停地用手指沾一點放在嘴里,舔了又舔。母親責怪父親的吝嗇,父親微微應答:"多了會苦”。鍋里開始“”嗤、嗤”冒出青煙,糖精水入鍋,母親便起灶端鍋置于鍋臺上,然后不停地用勺子在鍋里揣來揣去。生怕得“紅眼病”的我們兄妹幾個,早已把碗伸到了鍋邊,奶奶依次接過母親盛了粥的飯碗,上下左右不停地掂了又掂,散裂的米粥便變得滾圓滾圓,濃香撲鼻的一碗紅粥便胖乎乎地呈現在我們眼前。急不可待的我們兄妹幾個隨即便是一陣狼吞虎咽,父親便大聲吆喝“小心棗核!小心棗核!”。整個小屋此刻被幸福牢牢地包裹。眼見我們仍不能放慢吞咽的節奏,父親便慢慢地絮叨起曾經發生在山村臘八早晨的一段舊事。

村里的一家林氏大戶,氈匠出身,因家業紅紅火火,便早早地給兒子童養了小媳婦。寒門出身的小姑娘臘月剛進門,便美美地趕上了大戶人家的“臘八粥”。誰知,一頓飽餐卻節外生枝,棗核卡在了喉里,手足失措的小媳婦欲哭無淚。情急之下,公爹急中生智,便從厚厚的布襪底下扣起一指污垢,順手捏成一粒藥丸的形狀遞給了兒媳。手忙腳亂的兒媳婦別無選擇隨手吞下。隨即公爹便道出了藥丸的來歷。兒媳一陣嘔吐,卡在喉頭的棗核便乖乖地爬了出來。

盡管舊事在不合場景的時候登場,引來了母親的一番奚落,但也適時地提醒了我們。陣陣粥香從我們的牙縫中裊裊飄出,同時也讓這支從午夜奏起的晨曲,在這個寒冷的黎明頃刻間謝幕。

有民謠這樣唱:“娃們娃們別嘴饞,過了臘八就過年;臘八粥,紅幾天,繞個眼花送神來”。我不禁去想,這清香撲鼻的臘八粥,不正是撬開農歷新年的第一道門檻嗎?年腥氣不也是從這粥香味飄散開來的嗎?

時光荏苒,歲月匆匆,不經意間我已在這個到處彌漫著銅臭,灰色森林密布的城市里度過三十幾載,但始終也沒能融入城市的生活。臘月初八,妻也慣例地早起,但電飯煲里的粥卻早已褪去了兒時應有的火紅。此時,我的思緒,便會隨著屋頂縷縷炊煙升起,漂渺在遙遠的山村,搖曳起我的絲絲鄉愁。

(作者:王將

用戶評論

已有0人評論,0人參與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贵州快3走势图爱彩乐 网上五分彩彩合法吗 15选5开奖查询 pk10定位胆后5位技巧 广西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qq飞车要什么电脑配资 山西快乐十分一定牛走势图 河南481走势图120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直播 广西快三开奖软件